NEWS

NEWS

視覺樂窟VISUALZINE VOL.30 2020冬季號 露天拍賣 奇摩拍賣 蝦皮拍賣 淘寶網 博客來 日本通販

ROCKZINE搖滾誌 VOL.17 2018秋季號 露天拍賣 奇摩拍賣 蝦皮拍賣 淘寶網 博客來 日本通販

和樂器樂團
飆速疾走的柔美情懷、跨越時空的虛擬夢幻

 


Text / deen・UNIVERSAL MUSIC TAIWAN
取材協力 / UNIVERSAL MUSIC TAIWAN

和樂器樂團在今年樂團8週年之際,再度推出翻唱專輯《VOCALOID之箇中三昧》,以主唱鈴華優子變幻自若的嗓音,加上獨一無二的和風編曲,以時尚現代速度感衝撞古典柔美的情懷,將虛擬夢想跨越時空真實呈現,激盪出令人目眩神迷的音樂火花。心心念念台灣的和樂器樂團,特別在專輯發行前,透過線上系統與台灣媒體進行聯訪對談,即使隔著銀幕,也能感受到他們迫切想來台演出的積極行動力。和樂器樂團暢談了新專輯的製作過程,以及這3年疫情影響下,一路走來的點滴。聽著他們的新專輯,在藉著長篇的訪談內容,相信一定能立即彌補他們與台灣樂迷這3年來的空白,並在能再次相見之前,培育著彼此的感情。

─睽違8年再度推出VOCALOID翻唱專輯的契機?

鈴華優子:我們八年前出道時的首張專輯是《VOCALOID之箇中三昧》,當時的成員就是8個人,我們的粉絲俱樂部(真.八重流) ,當中有8這個數字,今年剛好也是樂團8週年,我們一直很重視8這個概念,加上也想再翻唱VOCALOID,因此藉著這個時機推出《VOCALOID之箇中三昧2》專輯。

─VOCALOID有許多高難度歌曲,在實際翻唱或演奏時,有沒有遇到什麼難關?或是覺得哪一首特別難?

町屋:全部都很難!

鈴華優子:在歌唱方面,由於歌曲速度很快,高速、高音還有極大的音程,因此即便至今唱過那麼多歌,VOCALOID曲還是非常困難,直到錄音的前一刻我都還在反覆練習。樂器的部份也是,團員們都花了很多時間。編曲主要以吉他手町屋為中心,當然也保留對原曲的尊重,以致敬的方式編出制樂曲的整體架構,其他團員再從各自的風格去安排樂器彈奏。

町屋:編曲主要是以依照原本歌曲的旋律,不管是用電腦還是鋼琴做出來的旋律,這次都盡量用和樂器與吉他去改編,來融合成自己的風格。

─《VOCALOID之箇中三昧2》專輯收錄曲,有近期的人氣作品,也有年代較久的經典歌曲,這次選歌的基準是什麼?團員們有沒有特別覺得喜歡哪一首歌,是一定要翻唱的?

町屋:選曲的部分,主要選擇近3年在網路上比較受歡迎的歌曲,一開始是從一千首以上的歌曲來挑選,選出適合我們演奏風格、傳誦度比較高,或是備受樂迷期待的歌曲,之後再一起開會來作決定。有些歌很早就決定要翻唱,像是歌迷敲碗的〈紅一葉〉,還有人氣曲〈Phony〉跟〈 EgoRock〉等等。

─〈Phony〉這首歌在7月1日公開MV影像後,一個月內點閱率就突破一千萬!

鈴華優子:是的,非常感謝大家支持。

─由於這次收錄曲的樂風都不盡相同,町屋在複雜的專輯編曲過程中,什麼地方是最有成就感的部分?

町屋:在我們的改編過程中,要統一風格並不是那麼困難,主要的吉他、爵士鼓跟和太鼓這三種樂器,沒有太大的改變,只要作出一貫性,整張專輯就能大致達成平衡。提到成就感,其實每改編完一首歌,我都蠻有成就感。要說的話,〈Marshall Maximizer〉、〈Identity〉、〈Chimera〉這三首,是特別有成就感的作品。除了發揮原曲的特色之外,還有幾首歌在改編時,添入原曲沒有的吉他,加上和樂器,在風格融合上做了很好的調整。

─新專輯除了收錄曲以外,有沒有哪首歌是遺珠之憾?

町屋:有喔有喔~(特別拿出手機搜尋)是〈ショットガン・ナウル Shotgun All〉這首歌。

─雖然這次選曲是近3年的作品,但因為VOCALOID的生態在8年來改變了很多,主流市場對VOCALOID的接受度也跟以前不同,再次翻唱VOCALOID曲的心態跟8年前有什麼不同?

町屋:8年前首張翻唱專輯的收錄曲跟這次選曲時的歌,音樂的風格、節奏都有很大的轉變,近年有很多接近舞曲的節奏,因此改編也較為摩登、現代,讓現在的聽眾比較能接受。

鈴華優子:8年前的VOCALOID,給人御宅圈的既定印象,但現在不太有這樣的偏見,VOCALOID還代表了年輕世代,成為一股流行。反而是大人們不太知道VOCALOID,所以順著年輕人的流行來認識這些,算是用一種很新鮮的角度來聽VOCALOID。

─主唱鈴華優子擅長「詩吟」的技巧,在展現這種唱功的時候,有一些日本網友會覺得讓歌曲增添成熟的性感氛圍,本人覺得怎麼樣呢?

鈴華優子:會讓聽眾有這種感覺,應該主要是來自於〈Phony〉,真的很多樂迷在YouTube留言表示,透過這首歌能聽出我性感的部分。最初原作者希望我們保留原KEY來改編,但原KEY比我平常使用的音域,高了5、6度!所以這次挑戰我沒用過的高音域,開拓不一樣的歌唱方式,讓大家聽到了不一樣的音色。加上隨著年齡增長,我應該多少也變得更成熟吧。至於詩吟的唱法,在以前是為了向大家介紹我的個人特色,所以故意用了很多詩吟在歌曲當中。但後期大家都已經瞭解我的歌唱,因此會依歌曲需求才斟酌使用,像〈Phony〉就完全沒用到詩吟唱法。

─以往和樂器樂團來台時,都造成廣大迴響,但現在多年沒有來到台灣,對台灣還有怎樣的印象?有沒有什麼最懷念的事情?

山葵:(以下以中文回答)大家好我是鼓手山葵,我對台灣的印象是,台灣的歌迷是在世界上對我們最火熱的。記得有一次我們演唱會的會場,不知道是五樓還是六樓,大家在我們演出時又蹦又跳,還以為是地震了。台灣的歌迷感覺就是非常熱情,所以我個人還想去台灣。我也幾次去過台灣,去旅行去玩。我很想去台灣見見歌迷大家。

衣袋聖志:之前去台灣時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去寧夏夜市,團員們一起前去,大家玩夜市的遊戲機、吃很多小吃,但有點記不起來吃過什麼。還有我們每次都會去鼎泰豐,小籠包真的很好吃。

鈴華優子:我們粉絲真的是非常熱情,在演唱會結束後,還會跟著我們。或者是我們已經回飯店之後再出來,發現粉絲還在飯店等我們,因為這在日本是比較不會發生的事情,所以當下覺得好像變成大明星。

─和樂器當初因夢想強烈而組成,至今有遇過團員爭執、意見不合情況嗎?如何解決這種狀況?

町屋:其實不太有意見不合的時候…

鈴華優子:應該是在演唱會場數的訂定上會有意見不一的情況,因為團員有男有女,體力上能負荷的次數不一樣,可能男生就會想要多辦一點,女生就會覺得這樣有點太多。最後解決方式還是會依實際狀況,像是預算、日程或是相關的資料再來決定要辦幾場,大家都非常理性。

山葵:因為大家都已經是大人了,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但還是會以樂團為重,大家會去思考怎樣讓樂團更好。

─這兩年在疫情影響下,日常生活或是音樂工作上有怎樣的轉變?這些轉變是否讓音樂的創作內容或舉辦演唱會的心境,跟過去有所不同?

鈴華優子:首先最大的影響是整團開會變少,因為每次開會都是整團8人再加上工作人員一起,疫情後幾乎一整年都沒辦法見面開會,改成線上會議。後來反而覺得線上可以開會,不用見面也行,所以現在即便疫情稍微趨緩,只要我們還是常用線上會議。

衣袋聖志:待在家的時間變多了,有更多時間面對自己的生活,所以每個人的個性更加鮮明,尤其是山葵的肌肉變得更健壯。

鈴華優子:其實在疫情第一年的時候,日本大型演唱會基本上都是取消的狀態,我們算是日本第一個舉行ARENA規模演唱會的樂團。當時決定舉辦實體演唱會時,還沒有任何防疫措施,我們可說是從零開始,不管是防疫規範還是觀眾的應變等等。所以後來我們變成大家辦演出的參考對象,架築了一個基盤,看到後來越來越多大型演唱會恢復舉辦,也由衷感到開心。

─疫情之後再辦演唱會,會特別想念演唱會的哪部份?另外日本演唱會的防疫規定相對嚴格,甚至因為台下不能發出聲音而開發了相關的週邊商品,這些和樂器樂團也有嗎?

鈴華優子:演唱會真的是我們樂團的魅力之一,所以剛開始不能辦演唱會時,團員們都很不安,那段時間大家都投入創作的歌曲,推出了《TOKYO SINGING》專輯。後來也是在其他歌手也都覺得還沒把握、還不行的時期,就決定舉行演唱會,但那時所有規定都很嚴格,很多事情都是在最低限度下進行,像是不能噴彩帶、不能出聲音、也不能喊口號,一定要戴口罩。以往在樂曲間隔時,台下樂迷都會呼喊我們的名字或口號,但由於不能出聲,大家想出了新辦法。樂曲間隔時,大家以拍手的方式保持氣氛熱絡,讓我們看到不能出聲卻又充滿熱情的觀眾。還有就是和太鼓對決,我們在和太鼓對決的橋段,為粉絲準備摺疊紙扇,上面還有山葵的插畫,讓台下在打鼓的橋段可以敲扇回應。

─今年6月,山葵在APF健美比賽取得好成績,最滿意自己身上哪個部位?覺得哪裡還需要加強?

山葵:(在町屋的掩護下,突然脫掉上衣現身,展現出六塊腹肌,並以中文回答)我現在肩膀上的肌肉還不是很大塊,希望下次出賽的時候,肩膀肌肉可以更鍛鍊得更壯,最滿意的部位是鯊魚肌(肋骨側邊)。

─健身的菜單是怎麼樣呢?

山葵:會很長喔,這邊就提供短版。一週健身4天,主要是胸肌肩膀和背肌的完整訓練套餐,加上我去參加的健美比賽,主要以倒三角的體型為檢視標準,所以主要會在這三個方面加強。

─練肌肉的契機是因為興趣,還是因為擔任鼓手需要體力?

山葵:最早是因為我們要在Music Station登場,那是日本最大的電視音樂節目,那時我的身材比較纖瘦,覺得這樣去上節目很不好意思(汗顏),所以藉此機會想要把身材練壯一點,沒想到就練出興趣,越來越投入,漸漸地開始各方面的健身,還去攀岩。除了自己之外,團員蜷川べに(津軽三味線)的身材也很好!

─和樂器樂團過去曾與伊凡賽斯主唱 Amy Lee 合作,團員們對於台灣的音樂有什麼印象,是否有感興趣的音樂人或團體 ,團員們這幾年有沒有喜歡的中文歌曲?

山葵:五月天!

鈴華優子:這次專輯的 〈1, 2 fanclub〉,是一首有關學習中文的歌曲,其中歌詞提到周杰倫、王力宏等華語歌手,我在唱的時候就想,能出現在歌詞中,應該是華語圈的大明星,以後如果有機會合作的話應該很有趣。

─最後請對台灣的樂迷說些話。

町屋:之前提到台灣的歌迷一直都非常熱情,這麼多年的時間沒辦法見面,我們也真的覺得很可惜,希望很快有可以去跟大家見面的機會。

鈴華優子:在這些沒有辦法見面的時間,反而是可以培育我們之間的相愛心情唷。

衣袋聖志:這幾年因為疫情,很多跨國的合作沒辦法進行,也沒辦法去演出。我自己也有在親戚住在台灣,跟他們也3年沒見面了,也很想念他們。我們也會繼續努力,現階段應該有很多東西已經動起來,希望接下來狀況改善的時候,可以跟大家見面,去台灣舉辦演唱會。

山葵: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我的肌肉!(中文)

町屋:我非常喜歡台灣,期盼可以趕快跟大家見面。

鈴華優子:之前我們去沖繩時,常常會連想到不遠處的台灣,甚至也討論把台灣加入巡迴的場次。現在只能等到疫情趨緩的時候,才有機會實現,希望可以趕快再到台灣辦演唱會!